关爱女性健康
用花茵美做健康女人

糖尿病足被截肢的几个“梗”,最后一个很关键

  今天,是属于我们医生的节日。首先,我要在这里祝愿所有尽职尽责的医护人员们节日快乐!同时,也感谢全社会对于医师这个职业的尊重与认可。不过,医师节不仅仅是用了庆祝的。我认为之所以要设立医师节,除了对医生的尊重、关爱以及促进行业自律外,更重要的就是促成我们对当下热点问题的讨论与思考。
  我是一个糖尿病足专科医生,今天我想谈谈关于糖尿病足截肢的问题,希望能与各位同仁共勉。我发现大部分被主张截肢的病人,其实根本没有到要截肢的程度。为什么要截肢?我认为主要与下面几个“梗”有关。
  第一个梗:感染控制梗
  感染是糖尿病足的一大特点,感染无法控制,病菌继续滋生,更多健康组织被破坏,是糖尿病足治不好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  根据我院的患者总结发现,目前控制感染的主要方法仍是使用抗生素,一种不行用两种,两种不行再增加其他种类的抗生素,国产的不行再用进口的······
  随着抗生素的不断更新、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现象日益增加,病原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变化越来越迅速。这就导致不管医生怎么做,感染就是无法控制。
  而一旦停止输液,停用了抗生素,感染就如破堤之水,一发而不可收拾,快速上行感染破坏更多的组织。迫于无奈,大家为了“保命”只好选择一截了之。
  第二个梗:创面处理梗
  及时有效的创面处理,一有利于控制感染,二有利于创面愈合。如果不处理或者处理不当,都会导致糖尿病足加重,医生也会选择尽快截肢。
  糖尿病足多伴有伤口破溃,特别是严重的湿性坏疽,溃烂伤口对我们的冲击力不亚于高度腐烂的尸体,脓液所散发的刺鼻恶臭让人闻了有快要窒息的感觉。
  我们收治的大部分患者,病人的炎性创面都比较“完整”,没有被医生动过,没有做过清创。面对这样的创面,很多医生唯恐避之而不及,谁还会愿意做创面处理?
  另一方面,由于大家没有经过专业的创面造口培训,即便医生愿意去清创,也只不过是蜻蜓点水般处理一下,达不到清创的目的。有时候还会越清创越严重,最后还是会选择截肢。
  第三个梗:责任梗
  糖尿病足是牵涉到心、脑、肾等多器官、多组织的病症综合体,长期无法控制感染,大量毒素被人体吸收,就会器官衰竭甚至有死亡风险。
  面对这种情况,特别是在当前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势下,难免会有医生不愿意接收糖尿病足病人,毕竟治病不再是首要任务,不出事才是主要的。医生可能会表示他们治不了,建议转院。
  这让我想起了《急诊科医生》里面何建一的一句话:如果我们医生都怕担责任,那谁去治病救人?
  但是,糖尿病足病人身体状况复杂,治疗过程繁琐,大部分情况会越治越严重,最后还是要面临截肢。与其大费周折,更多人还是会选择从一开始就截肢,避免了中间可能出现的麻烦或意外。
  第四个梗:医生的“心”梗
  先举一个例子,之前有一个从加拿大归国治疗的干性坏疽患者,他在南京某治疗糖尿病足比较权威的医院就诊时,某专家级别的医生就告诉他保肢的几率基本为零。
  后来,家属咨询他们关于中西医结合保守治疗的相关问题,医生直接表示不要相信。因为,他们认为指南上没有中西医治疗糖尿病足的内容,但是里面有截肢。没有的方法就是假,有的方法才是真。
  毫无疑问,医疗指南给我们的临床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与参考,有利于医疗行为的规范与统一,意义肯定非常大。但问题是,很多指南并不成熟或不完善,而且我们也过于相信和依赖指南了。
  目前,糖尿病足治疗的相关内容多分散于与糖尿病有关的指南里,而在这些指南里面糖尿病足截肢则是常规的治疗方法之一,也制定了像截肢位置、截肢平面这些参数和标准。
  指南说了糖尿病足需要截肢,大家按照指南做,医生的选择并没有错,出了事情也不用担责。而这些指南恰好没有中西医保肢的部分,难免会导致大家对“不截肢”这一事实视而不见。
  有时候我也感觉,是不是医生把自己关闭在狭小的空间里,心里只容得下自己所坚持的,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?而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,即便事实摆在那里,也不愿意去了解、学习和探索。
  截肢成为了专家共识,成为了大家的指南,成为了金标准金方法。但是,截肢也成为了大家的心结。如果解开这个心结,相信一定会有更多患者避免被截肢的厄运,糖尿病足诊疗事业才会有更好的发展与提升。
  因此,不仅仅是在医师节这一天,在今后的每一天的临床工作中,我们糖尿病足行业的医生都要一起共勉,一起努力,一起交流、学习与分享先进技术,降低糖尿病足的截肢率,力争让更多糖尿病足患者不失去自由行走的权利。

 特别声明:本站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花茵美 » 糖尿病足被截肢的几个“梗”,最后一个很关键

分享到: 生成海报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忘记密码 ?